为一个同性平等的瑞典而努力

每个夏天都有那么辉煌的一周,同性恋、双性恋和变性人团体在斯德哥尔摩的大街小巷举行派对——这样说毫不夸张。斯德哥尔摩同性恋节 (Stockholm Pride) 为期一周,包括教育、社区建设和纯粹的庆祝活动。然而,在一年中的其他51周里,在瑞典当同性恋又是怎样的呢?

开始阅读

图片:Immanuel Brändemo (CC BY NC ND)

为一个同性平等的瑞典而努力

每个夏天都有那么辉煌的一周,同性恋、双性恋和变性人团体在斯德哥尔摩的大街小巷举行派对——这样说毫不夸张。斯德哥尔摩同性恋节 (Stockholm Pride) 为期一周,包括教育、社区建设和纯粹的庆祝活动。然而,在一年中的其他51周里,在瑞典当同性恋又是怎样的呢?

拒绝歧视

2013 年,斯德哥尔摩同性恋游行吸引了约 6 万名参与者和 60 万名观众,表明 LGBT 团体(女同性恋、男同性恋、双性恋、变性人)已成为受瑞典社会欢迎的一部分。

LGBT 团体显然不是一个同质化的群体,虽然其中的一些人感到心满意足,其他人却可能并不那么快乐。尽管如此,法律和法规会对日常生活有着重大的影响,在过去几十年里,瑞典采取了重要措施,确保 LGBT 人士享有与其他人同样的权利和机会。

最近通过的法律包括中性化婚姻法(2009 年)、同性伴侣的领养权(2003 年)、女同性恋的人工授精权(2005 年),以及加入到瑞典宪法中的关于禁止基于性取向的歧视的规定(2011 年)。

国际同性恋、双性恋、变性人和双性人协会欧洲分会(ILGA – 欧洲)在一份名为《彩虹欧洲》的年度报告中根据立法情况对各国进行了排名。2013 年,瑞典在 49 个欧洲国家中位列第四。

然而,如果认为现状已没有改善的空间,那就过于自满了。在瑞典努力实现平等的过程中,立法基准只是中间的步骤,而非最终目标。

瑞典同性恋、双性恋和变性人权利联合会 RFSL 的主席 Ulrika Westerlund 表示:“在立法方面,取得了很多进展,但仍有许多工作要做。”

“如果认为只需做一些小调整,然后就一切都好,那就危险了。对一个国家而言,这是一种不良的自我形象。”

Westerlund 指出,变性人的权利尤其需要关注。1972 年,瑞典成为全世界第一个允许在法律上改变性身份的国家。不幸的是,这项大胆的立法举措也存在一些缺陷,包括强制绝育 —— 这一项直到 2013 年才被取销。

改变仍需时日

瑞典人总体而言对政府当局持有高度的信任。这种信任是由于公共透明度、平等政治及用于保护个人权利的法律和制度的悠久历史而产生的。从 1809 年开始,瑞典就设立了监察专员 (ombudsman) 制度,即代表个人利益的公共机构。

如果有人感到自己遭受歧视,他/她可以向平等监察专员(Diskrimineringsombudsmannen, DO)寻求帮助 —— 这个政府机构旨在消除所有形式的歧视。

DO 的 Eva Nikell 表示:“我们处理的一些案例是关于医疗中心如何对待就诊者的。法律明确规定,歧视是不允许的,但这却无法防止诸如无知和偏见之类的事。”

“例如,医疗从业人员可能会将一种疾病甚或普通感冒与病人的性身份或性别表现做不合逻辑的联系。他们也可能对想要怀孕的女同性恋者抱有成见,从而做出歧视性的决定。目前,我们并不要求医疗从业人士具备 LGBT 相关问题的知识。”

简而言之,法律毕竟是法律。法律的通过并没有完全消除因性取向或变性身份而引起的歧视现象。

欧盟基本权利机构的 2012 年 LGBT 调查结果显示,瑞典受访者中有 35 % 认为,自己曾在过去 12 个月中因为性取向而遭受歧视或骚扰。这个数字并不乐观,但仍好于那年的欧盟平均水平:47%。

在瑞典,同性婚姻自 2009 年起合法化。

图片:Malin Hoelstad/TT

扩大影响

瑞典之所以能成为世界上对同性恋最友好的国家之一,是因为人们不断为进一步的改善而努力。

除了 RFSL,瑞典还有其他一些 LGBT 组织 —— 从隶属于某些政党的团体到青年组织和特定职业组织,如瑞典同性警察协会

这些团体中的大多数会组织活动,发布信息,提供教育和支持。它们一起构建网络,经常与国际 LGBT 运动相互支持。例如,斯德哥尔摩同性恋节就通过于 2006 年成立的斯德哥尔摩同性恋节国际团结基金参与到后者中。

瑞典的许多组织也为那些在本国受到迫害的人士争取在瑞典寻求庇护的权利,因为全球仍有约 80 个国家和地区将同性恋行为定为非法(瑞典早在 1944 年就将其合法化了)。

几个瑞典团体和机构投入资源,加强与其他国家的人权活动家之间的合作。瑞典法律也规定,移民局会为因性取向和性别而在原籍国遭受迫害的人士给予庇护。

彩虹弥撒

人们经常以宗教为理由反对同性恋和变性人。然而,瑞典国教却明确表示认可各种形式的爱。

2009 年中性化婚姻法生效后不久,瑞典国教便允许举行同性婚礼仪式。个别牧师有权对此持保留意见,但教区还是会找愿意主持仪式的人。

如此一来,斯德哥尔摩同性恋节上有瑞典国教的代表就不足为奇了,他们也会安排彩虹弥撒来反映所有人的平等价值 —— 也是从 LGBT 的角度。彩虹弥撒的牧师 Malin Strindberg 表示:“大多数牧师都能够明智地意识到,同性之爱拥有与其他类型的爱同等的价值。”

“我之所以会做彩虹弥撒,是因为将自己定义为 LGBT 群体的人们长期以来饱受压迫。这也是教会内部长期以来的一个问题。我做的是我相信耶稣要我做的事。我相信耶稣会与我站在一起。”

最新更新: 2016/01/18

Rikard Lagerberg

Rikard Lagerberg是一名瑞典作家、编辑和翻译,在美国和爱尔兰度过了成年生活的大部分时光。回到瑞典后,他对自己的国家产生了新的好奇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