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可以在瑞典公共卫生局的官方网站folkhalsomyndigheten.se获取及时更新的关于2019冠状病毒病对瑞典的影响。

Close

瑞典医疗卫生

瑞典建立了一个分散式的、靠纳税人缴纳的税款支持的医疗卫生体系,在这样的体系下,每个人都能平等地享受医疗服务。同许多国家一样,瑞典面临着诸多挑战,如医疗卫生服务的资金来源、服务质量和服务效率等。

开始阅读

图片:Helena Wahlman/imagebank.sweden.se

瑞典医疗卫生

瑞典建立了一个分散式的、靠纳税人缴纳的税款支持的医疗卫生体系,在这样的体系下,每个人都能平等地享受医疗服务。同许多国家一样,瑞典面临着诸多挑战,如医疗卫生服务的资金来源、服务质量和服务效率等。

分散式的医疗卫生系统和地区责任

瑞典有 290 个自治市及 20 个省议会。在瑞典,中央政府、省议会和自治市政府共同承担健康和医疗护理责任。《健康与医疗服务法》(The Health and Medical Service Act) 规定了省议会和各自治市政府的责任,并使地方政府在这一领域享有更大的自由。中央政府的作用是制定原则和指导方针以及建立卫生和医疗保健的政治议程。中央政府通过颁布法律和法令,或通过与代表省议会和自治市政府的瑞典地方当局与地区协会 (SALAR) 订立协议,来发挥其职能作用。

提供卫生保健的责任被下放给省议会;在某些情况下,还被下放给自治市政府。省议会是政治机构,省议会代表由该省居民选举产生,选举与全国议会大选同天举行,每四年选举一次。各自治市、省议会和地区之间不存在上下级关系。瑞典省议会约 90% 的工作集中在医疗卫生领域,但他们也处理其他领域的事宜,例如文化和基础设施建设。

瑞典政策规定,各省议会必须为其居民提供高质量的健康和医疗保健服务,还要致力于提高全部人口的身体素质。省议会还负责为20岁以下的当地居民提供牙科保健服务。

瑞典自治市政府有责任照顾住在家中或特殊护理机构的老人。其职责还包括照顾身体或心理残障人士、为出院患者提供支持和服务、以及为学校提供医疗卫生保健服务。有些慢性疾病需要监测和治疗,也往往需要终身服药,这对医疗系统有很大的需求。

人口老龄化

像很多其它发达国家一样,瑞典人的寿命越来越长。目前,瑞典女性的平均寿命为 84 岁,男性为 81 岁。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心脏病及中风死亡率的下降。这意味着瑞典的老年人口比例位居欧洲最高行列。另一方面,自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末以来,瑞典的新生儿数量也逐年增加。老龄化人口给瑞典的医疗卫生系统带来了压力。

医疗安全

欧盟以外的其他组织也有针对健康和医疗保健服务的讨论,尤其是诸如世界卫生组织、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欧洲理事会和北欧部长理事会等组织。瑞典医疗卫生体系所面临的许多挑战在其他国家也同样存在,这包括医疗卫生服务覆盖范围、服务质量、效率和资金问题等。

医疗安全是一个重点关注领域。2011 年初,瑞典颁布了新的医疗安全法。该法为每个受到医疗卫生服务影响的人(包括患者、消费者和家庭成员)提供了影响医疗卫生服务内容的新机会。其目的是令医疗事故的举报更加容易。

90 天内获得专科医疗服务

患者长期以来对预先计划类的医疗护理(如白内障或髋关节置换手术)的等待时间感到不满。因此,瑞典于 2005 年出台了医疗卫生保证制度。

这意味着全国所有的患者都应能在寻医当天就与社区医疗卫生中心取得联系,并能在七天内就诊。经过初步检查后,患者在 90 天内应能获得专科专家的诊治;而只要所需的治疗方案已经确定,患者也会在 90 天内接受手术或其它治疗。如果等待时间超过 90 天,则会安排患者在其他医院接受所需的医疗服务;而由此产生的一切费用,包括任何旅费,将由省议会支付。

2020年一月的统计数据显示,约88%的患者可在 90 天内获得专科医生的看诊,82%的患者能在其后 90 天内接受治疗或手术。

瑞典助产士帮助降低死亡率

瑞典长期以来一直在培训专业助产士。研究表明,此举极大地降低了孕产妇分娩死亡率。十八世纪时,这项死亡率约为百分之一。到二十世纪初,这项死亡率已下降至四百分之一(每出生 10 万活产儿,有 250 名孕产妇死亡)。

今天,瑞典位列全球孕产妇死亡率最低国家行列;新生儿死亡率低于千分之三,孕产妇死亡率低于两万五千分之一(每 10 万名孕产妇中有不到 4 人死亡)。

2011 年,瑞典助产士协会庆祝了该专业组织成立 125 周年,还庆祝了 300 年的助产士培训事业。

图片:Elisabet Omsén/TT

公共医疗支出

卫生和医疗保健支出占瑞典国内生产总值 (GDP) 的比例相当稳定,并与大多数欧洲国家持平。2017年,卫生和医疗保健支出占 GDP 的 11%。在瑞典,大部分卫生和医疗保健费用由省议会和市政税收支付。国家政府拨款是另一项资金来源,病人支付的费用仅占总费用的一小部分。

2018年,公共部门为卫生和医疗保健(不包括牙科护理)支付了7840 亿瑞典克朗,这是政府最高的单项开支之一。

私立医疗护理机构增长

现在比较常见的做法是省议会从私营医疗机构购买服务 —— 2018年,13.5% 的卫生保健服务由省议会提供经费,但由私营医疗机构提供服务。政府出台了政策,保证那些适用于市立医疗设施的规定和收费也在私立医疗机构得到执行。

现在也有不少数字医疗选项,例如患者——医生手机应用。

最新更新: 2020/04/16

Swede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