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识安德森一家

安德森一家是一个普通的瑞典家庭,由母亲、父亲和平均 1.55 个孩子组成。他们拥有瑞典最常见的姓氏,住在斯德哥尔摩——瑞典 290 座城市中迄今人口最多的一座,驾驶最常见的汽车:沃尔沃。但他们统计数据上的平均生活相当不错——瑞典社会值得你近距离观察。

开始阅读

图片:Ulf Huett Nilsson/
瑞典图片库

认识安德森一家

安德森一家是一个普通的瑞典家庭,由母亲、父亲和平均 1.55 个孩子组成。他们拥有瑞典最常见的姓氏,住在斯德哥尔摩——瑞典 290 座城市中迄今人口最多的一座,驾驶最常见的汽车:沃尔沃。但他们统计数据上的平均生活相当不错——瑞典社会值得你近距离观察。

与全家人见面

我们暂且将安德森一家的母亲叫做玛丽亚,这是 1969 年出生的妇女最常用的名字。其实,它总而言之就是一个非常常见的名字,因此,如果你遇到许多叫玛丽亚的人,请不要吃惊。她的丈夫可能叫弗雷德里克,这是 1971 年出生的男子的典型名字。我们将子女的数量由 1.55(这是 1971 年出生的男子的平均子女数)上舍入为 2:一个 13 岁的女儿茱莉亚和她 10 岁的弟弟威廉。好了,这就是一个经过统计认证的瑞典家庭。不过,事情没那么简单。

2010 年,瑞典人口中仅有约三分之一已婚。部分原因是瑞典的很多伴侣住在一起,却没有结婚,这被称为 “sambo”。这种现象可能体现了瑞典人对个人自由的热爱。在安德森一家的例子里,玛丽亚比弗雷德里克年长,这比较少见;更常见的是伴侣关系中的男性比女性大。但如果将男女性的平均年龄分开看,会发现女性的年龄偏高,因为她们的预期寿命更长 —— 84 岁,而男性则为 80 岁(2012 年数据)。

育儿假

你知道吗,瑞典上班族父母在每个孩子出生后都享有 480 天的休假权利?茱莉亚和威廉出生的时候,他们的母亲享受了十个月的带薪产假,而父亲则享受了八个月。你在疑惑他们父亲的同事有什么反应?什么反应都没有。相反,如果他没有使用育儿假的权利,他们反倒会感到震惊,因为性别平等已经牢牢扎根于瑞典社会。

当玛丽亚和弗雷德里克回去上班后,孩子们就像大多数年幼的瑞典儿童一样,上了托儿所(幼儿园)。学费是每个孩子每月最多 1260 瑞典克朗 —— 仅比父母从瑞典政府自动获得的每月子女津贴略高出一点点 —— 这样父母双方都可以兼顾工作生活和家庭生活。

瑞典教育

对每个 7 至 16 岁之间的瑞典人而言,义务教育是必须接受的。因此,从八月开始的秋季学期到六月的春季学期结束,茱莉亚和威廉每周一至周五都在学校上课 —— 除了这期间的假期。

瑞典想方设法打造平等社会,而这也成为人人都有权接受教育的原因之一。没有人被落在后面;瑞典教育法案规定,需要在学校里接受特别帮助的儿童应该享受这些帮助。所有孩子都享受免费教育,包括免费午餐。不过,你知道,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这一切都来自父母纳的税。

在完成九年义务教育之后,几乎所有瑞典人都会继续接受非义务的高中教育。而约四分之一 25 至 64 岁之间的瑞典人也都上过大学。

瑞典的学校每天为孩子们提供营养膳食,这是在学校法规中明文规定的。

图片:Lena Granefelt/
瑞典图片库

在瑞典工作

作为一个瑞典人,很容易会认为每年 25 天的假期是理所应当的。而事实是,瑞典的员工在休假、医疗、退休金计划及就业保障方面,可以享受到全球最高的福利待遇。工会和雇主之间历史悠久的劳动力市场合作造就了这一点。

一个典型的瑞典男子会在制造业工作,平均每月赚 33305 瑞典克朗。而瑞典的职业女性从事最多的工作则是在医疗部门,平均每月的工资为 24176 瑞典克朗。

大多数瑞典人都会休较长的暑假。这期间,孩子们不用上学,生意变得清淡;外国人常常会有这样一种印象,那就是,瑞典在七月完全停业。而瑞典人不知何故也希望别人尊重这一点。

社会保障和医疗

假设玛丽亚或弗雷德里克•安德森夫妇不幸丢了工作,他们就会获得与之前工资挂钩的失业金,因为参加了失业保险计划。即使没有保险,他们也有权从国家社会保险署领取活动津贴,但这部分的补助会少一些。

同样,如果他们因为生病不能上班,这也不会引起财政灾难。其雇主支付的病假工资约为他们正常工资的 80%(除了没有任何报酬的病假第一天)。去医生那里就诊时,根据所在省份的不同,他们只需支付 100 至 200 瑞典克朗不等的费用或最高 300 瑞典克朗的专家诊疗费。

最新更新: 2016/01/18

Swede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