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的性别平等

性别平等是瑞典社会的基石之一。瑞典性别平等政策的目标是要确保女性和男性在生活的各个方面都享有同样的机会,拥有同样的权利,承担同样的义务。

开始阅读

瑞典的福利体系同时赋予了男女两性享受带薪育儿假的权利,为推进瑞典的性别平等起到了最重要的作用。

图片:Melker Dahlstrand/imagebank.sweden.se

瑞典的性别平等

性别平等是瑞典社会的基石之一。瑞典性别平等政策的目标是要确保女性和男性在生活的各个方面都享有同样的机会,拥有同样的权利,承担同样的义务。

瑞典的公平法则

首要原则是,每个人——无论性别——都有权工作并维持自己的生活,保持事业和家庭生活的平衡,并且在生活中无须担心会遭到虐待或暴力侵害。

性别平等不仅意味着男女双方在社会的所有领域都能获得平等的资源分配,而且上升到定性层面,即要确保男女双方的知识和经验都能够被用来促进社会各个领域的进步。

2006 年,世界经济论坛公布年度《全球性别差距报告》,以此评估在经济、政治、教育和卫生等领域性别平等的状况。自从该报告首次发布以来,瑞典在性别差距评级表上始终保持世界前四名的高位。

校园中的性别平等

性别平等是《教育法》中着重强调的内容,这部管理瑞典所有教育机构的法律规定性别平等应贯穿并指导着瑞典教育体系的所有层级。

这些原则被日益整合进从学前教育开始的所有教育阶段,其宗旨是要给予孩子们提供生活中的平等机会,无论他们是何性别,针对他们的教育方法必须能抵御传统性别模式和性别角色对孩子的制约。

如今,瑞典学校里女生的学习成绩普遍优于男生。女生在全国性考试中的成绩也更出色,完成高中阶段教育的女生比例大大高于男生。

几十年前,瑞典大学还是男生主导的天下;时至今日,将近三分之二的大学学位颁发给女生。而目前正接受硕士和博士教育的男女生数量各占一半。

瑞典大约平均四分之一的育儿家是由父亲休的。

图片:Susanne Walström/imagebank.sweden.se

育儿假

瑞典拥有一套涵盖广泛的福利体系,旨在促进工作和生活之间的平衡,而这是瑞典成为全球性别平等领袖的一个重要因素。生育或收养小孩的父母可以共同分享 480 天的育儿假。育儿假可以按月、周、日甚至小时来使用。由于男性平均使用约四分之一的育儿假,大部分假仍由女性来休。

在育儿假中的 390 天里,父母有权获得工资收入的 80 %,峰顶值是每天 946 瑞典克朗(约合 102 欧元或 116 美元)。剩余的 90 天里,每天补贴 180 瑞典克朗。没有工作的父母也有权享受带薪育儿假。

父母每人均需至少休 60 天育儿假,不可相互转让。此外,新生儿的父母一方可以额外享受 10 天产假;若为双胞胎,则可享受 20 天产假。

平分育儿假的父母可以额外获得每天 50 瑞典克朗的免税奖金,最多可领取 270 天。

收养孩子的父母可以自收养之日起分享 480 天育儿假。单亲家长则可独自使用全部的 480 天育儿假。

职场中的女性和男性

为保证女性和男性在工作场所享受平等的待遇,瑞典做出了长期的努力。然而,薪酬不均现象依然存在;在瑞典私营部门,高层管理职位的女性比例仍然较低。

《反歧视法》有两大块内容涉及职场性别平等问题。第一部分要求所有雇主必须主动设定明确的目标,以促进男女平等。

第二部分则明文规定禁止性别歧视,责成雇主在有任何骚扰问题即展开调查并采取措施。同时,雇主必须公平对待所有曾经、正在或将要使用育儿假的雇员或求职者。

瑞典政府努力确保在男女两性之间公平分配权力和资源,创造条件,为女性和男性提供相同的权力和机遇。

瑞典女性在议会中的代表比例在全世界名列前茅。

图片:Melker Dahlstrand/Riksdagen

经济和政治权力

男女之间的工资差异在很大程度上可以用行业、部门、职位、工作经验和年龄的差异来解释。但是,仍有一些现象无法用这种方式来解释,或许应归因于性别。平均而言,瑞典女性目前的月薪不到男性的 87 % —— 如果把职业和行业的差异等因素考虑进去,那么前者是后者的 95 %。在省议会里,两性之间的薪酬差异最为明显。差异最小的职业之一是蓝领工人。

根据瑞典统计局 2014 年发布的性别平等状况双年报告,在规模最大的 1050 家公司中,只有十分之一的首席执行官由女性担任,而十分之三的行政高管是女性。在上市公司中,只有 5 %的董事会主席和 24 %的董事会成员是女性。

该报告指出,在各行各业中,有 35.6 %的中、高层管理人员为女性,传统上女性在公共部门的表现更为抢眼。

2015 年,共有 82 位女性和 90 位男性担任瑞典最高政府机构的负责人——政府任命这些官员,并为他们制定工资标准。然而,十位工资最高的官员中女性只占了两位。

性别平等主流化

性别平等主流化是联合国在 1997 年创造的一个术语,用以描述将性别平等理念融入各级政府部门的工作中的做法。它的理念是:性别平等不是一个单独、孤立的问题,而是一个持续的过程。为了实现性别平等,政府在分配资源、制定规则和做出决策时,必须顾及性别平等理念。

在瑞典,性别平等主流化被视为实现平等政策目标的主要策略。2014 年,政府指派 41 个政府机构,在 2015 年至 2018 年期间积极投入到“政府机构中的性别主流化”(GMGA)合作项目的工作中去。他们的目标是整合各机构在各方面的性别平等工作。政府为这项为期四年的工作共拨款 2600 万瑞典克朗。

针对女性的暴力行为

2013 年,瑞典受理了约 29000 起针对女性的施暴案件,其中约 2000 起是亲密关系中的重复严重侵犯案件。多年来,由于更多女性敢于站出来揭露,被曝光的暴力案件数量大幅上升。20 世纪 80 年代初修订的法律移除了女性撤销自己提出的暴力指控的可能性,从而保护这些女性控诉者免受要求她们撤销指控的威胁。

需要帮助的女性可以向遍布瑞典的 180 家左右的地方妇女庇护所寻求帮助。大多数庇护所都与两家国家级机构相关:瑞典妇女庇护所协会以及全国妇女和年轻妇女庇护所联合会

其他处理妇女遭受暴力侵害问题的组织包括:旨在促进与受虐妇女联系的机构和组织之间合作的全国女性受虐信息中心,以及受政府委托提高公众对男性暴力侵害女性、侵犯名誉及同性关系中暴力行为的认识的全国男性暴力侵害女性知识传播中心

瑞典首任女性大主教安特耶•雅克伦。

图片:Jan Nordén/IKON/CC by 3.0

女性大主教

多少世纪以来,教会大主教的角色一直由男性担任。2013 年,瑞典成为打破这项传统的为数不多的几个国家之一:安特耶•雅克伦(Antje Jackelén)被瑞典教会选为首任女性大主教。雅克伦于 2014 年 6 月正式就任乌普萨拉大主教,由此也成为瑞典教会的大主教。

出生于德国的雅克伦于 1980 年在瑞典被任命为牧师。1999 年,她被隆德大学授予博士学位。在出任大主教前,她曾担任隆德教区的主教。

瑞典教会——从 2000 年起不再是瑞典国教——推广性别平等。其最高决策机构圣公会的 2014 年- 2017 年任期执事会由 125 名女性和 126 名男性组成。自 1960 年以来,瑞典教会就在其内部任命女性神职人员,至今,其任命的牧师中约有 45 %是女性牧师。然而,如果进一步观察,会发现教会组织内部同工不同酬的现象依然存在,担任相同职务的女性薪酬低于男性。

相关链接

www.allakvinnorshus.org — 女性之家
www.forsakringskassan.se — 瑞典社会保险局
www.genus.se — 瑞典性别研究秘书处
www.government.se — 瑞典政府和政府办公室
www.kvinnofridslinjen.se — 遭受威胁、暴力或性侵犯的女性热线
www.scb.se — 瑞典统计局
www.wombri.se — 女性商业研究所

最新更新: 2016/01/11

Swede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