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孩子也算数

在瑞典,孩子被看作是独立的个体,获得大人的倾听。只需查一下统计数据及儿童组织和政府项目与法律的数量,或者直接看看在瑞典生活、玩耍和学习的孩子,你就会清楚地发现这一点。

开始阅读

图片:Kristin Lidell/
瑞典图片库

瑞典——孩子也算数

在瑞典,孩子被看作是独立的个体,获得大人的倾听。只需查一下统计数据及儿童组织和政府项目与法律的数量,或者直接看看在瑞典生活、玩耍和学习的孩子,你就会清楚地发现这一点。

禁止体罚

“瑞典绝对是儿童成长的好地方。我们的生活水平高,能为孩子的幸福生活提供许多支持。” 旨在在全球范围内促进儿童权利的组织 “瑞典拯救儿童” 的副理事 Ola Mattsson 表示。

他所指的许多支持在瑞典的法律、非营利组织和政府项目中都得到了体现。瑞典是最早批准《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的国家之一。自上世纪七十年代初起,瑞典就一直积极致力于为儿童提供必要的关爱和支持。1979 年,瑞典成为世界上第一个禁止对儿童进行任何形式的体罚的国家。

儿童运动

瑞典率先开展儿童事业的原因之一是其工人运动、妇女运动和禁酒运动等社会运动的传统。“整个瑞典民主制是建立在强有力的社会运动和志愿者团体这一历史基础之上的。这些运动始于十九世纪末,针对一系列问题。儿童权利曾经是而且现在仍然是这些重要问题之一。” Mattsson 说。

瑞典的育儿假是全世界最慷慨的。每生一个孩子,父母就能获得 480 天的带薪育儿假。瑞典的教育也是免费的 —— 由政府提供部分资助的托儿所除外。这种体制也使得上班族可以在育儿和事业之间找得平衡。

除了这些政府举措,还有许多非营利组织为儿童、青少年和家长提供援助、帮助热线以及精神和道义上的支持。

思考、质疑、否定!瑞典的孩子们从小就被鼓励进行独立的思考。

图片:Ulf Huett Nilsson/
瑞典图片库

任重道远

作为一个在最近几十年里接收了众多外来移民的国家,瑞典在保障移民儿童权利的任务方面面临挑战。这些孩子往往经历过艰难的日子,而瑞典社会则尚未做好应对的准备。弱势群体 —— 如无人陪伴的寻求避难的儿童 —— 也需要特殊的照料和不同的处理方式。

“由于其社会地位,瑞典有一部分人数越来越多的儿童在遭受歧视,” Mattsson 表示,“他们在处理学习、健康和有质量的课外生活等问题时较为不易。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很多,但其中一个重要因素是这些孩子的父母尚未能在瑞典的劳动大军中站稳脚跟。考虑到瑞典拥有的资源,我们应该有更大的作为。”

根据 “瑞典拯救儿童” 2012 年儿童贫困状况(当然,这种说法本身引起过争论)调查的结果,在瑞典境外出生、生活在大城市的郊区或来自单亲家庭的孩子占贫困儿童的主体。幸运的是,瑞典完全有能力应对这些问题。而不幸的是,解决它们看来需要花时间。但瑞典在全球范围内对儿童权利的维护让我们对未来抱有美好的希望。

课间休息不只是为了玩耍。经验告诉我们,事实上,玩耍可以帮助孩子们学得更好。

图片:Lena Granefelt/
瑞典图片库

影响、创造力和学习

你可以在瑞典儿童身上发现的最重要且有些独特的经历可能就是,他们的声音能得到倾听。不仅在家庭生活中,就连政府部门和企业也定期请来小瑞典人,倾听他们的心声,从而为他们的影响力创造空间。

瑞典交通管理局 (Trafikverket) 就是一个例证。该机构负责建设、运营和维护所有国有公路和铁路 —— 他们与孩子们建立了研讨会和对话机制,以评估年轻人如何看待交通危险、噪音和标志。而孩子们的意见之后会用于决策过程。儿童观察风险的视角不同于成人。无论是冲突、堵车还是自然灾害,孩子们的观点都值得聆听。

儿童也喜欢玩耍。瑞典的教师测试了游戏在教育方面的效果,其结果是非常积极的。如今,教育工作者鼓励游戏成为教学的一部分。Per-Olof Nilsson 是一位退休教授,在瑞典西部的哥德堡开设了一个名为“学习之家”的工作坊。他的工作旨在证明乐趣和学习真的并不对立,对象同时包括学生和教育工作者。

“通过死记硬背的方式将大量事实硬塞入左脑是没有用的,” 尼尔森说,“我们需要加入幻想和创造力来将知识融会贯通。我称之为 ‘混乱学习法’。”

但愿在不久的将来,瑞典和全世界都能出现更多这样的新倡议。

最新更新: 2016/01/18

Rikard Lagerberg

Rikard Lagerberg是一名瑞典作家、编辑和翻译,在美国和爱尔兰度过了成年生活的大部分时光。回到瑞典后,他对自己的国家产生了新的好奇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