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长时间干旱,瑞典多地目前极容易发生火灾,严禁点火。欲了解详情, 请访问krisinformation.se获取更多信息。

Close

阿斯特丽德•林格伦发言,人们聆听

阿斯特丽德•林格伦不仅是创作了《长袜子皮皮》等童话故事的畅销作家,还是一位重要的民意领袖。她曾导致一届瑞典政府下台,影响过法律的变更,甚至还激励了无政府主义者。

开始阅读

 图片:Roine Karlsson/Norstedts

阿斯特丽德•林格伦发言,人们聆听

阿斯特丽德•林格伦不仅是创作了《长袜子皮皮》等童话故事的畅销作家,还是一位重要的民意领袖。她曾导致一届瑞典政府下台,影响过法律的变更,甚至还激励了无政府主义者。

意外的革命者

在全世界作品被翻译最多的作家名单上,阿斯特丽德•林格伦排在第十八位。她也是最知名的瑞典作家之一。作为作家,她可谓大器晚成;而她对社会问题的影响力则来得更晚。由于林格伦的受欢迎程度,人们愿意聆听她所说的话。

68 岁那年,她向瑞典日报《Expressen》投了一篇观点文章,批评瑞典税收体制存在的漏洞:作为自雇作家,她必须按照 102% 的税率缴纳所得税。她的这篇用童话体写成的文章立即获得了反响 —— 1976 年出版的《门尼斯马尼拉王国的潘帕里泼撒》 (Pomperipossa in Monismania) 成为当时的头版新闻,不仅带来了税法的修改,还最终导致执政了 44 年的社会民主党政府的倒台。

瑞典国家图书馆负责管理阿斯特丽德•林格伦档案的 Lena Törnqvist 认为, 作为瑞典社会民主制度的支持者,林格伦原本会愿意将自己收入的 80% 甚至可能 90% 用于缴税,但她没想到税负竟会比自己的收入还要高。

“我认为她并没有事先策划这场革命,可它却发生了。” Törnqvist 表示。

禁止体罚

林格伦也将自己的常识、敏锐的头脑和清晰的表达力运用于针对对儿童的暴力行为的问题上。在这里,她将自己在 1978 年发表的德国书商和平奖获奖演说作为表达观点的平台。

“她的演讲的主旨在于,如果孩子在暴力的环境中成长,长大以后可能也会使用暴力。如果他们是掌权的人,那将非常危险。” Törnqvist 说。

她的演讲在瑞典、德国甚至更远的地方受到了极大的关注,这也是瑞典在 1979 年成为第一个禁止体罚孩子的国家背后的因素之一。林格伦的参与也引起了受害者的注意:在她发表演讲之后,两个在德国被寄养的男孩离家出走,出现在她斯德哥尔摩的家门口。林格伦帮助把他们送了回去,并确保他们此后得到很好的照料。

动物权利

林格伦意图保护弱者免受强权迫害的努力也延伸到了动物身上,她由此成为一个高调的反对虐待动物的倡导者。“她并不是一个素食主义者,但她知道,如果人类还想保持人性,就应该尊重其它生命。” Törnqvist 表示。

林格伦以反对工业化农业生产为开端的运动唤起了民意,使得政府最终颁布所谓的林格伦动物福利法,作为献给这位作家的八十岁生日礼物。

瑞典的先知

林格伦的许多作品角色都是其主张的化身,无论是以强烈正义感捍卫儿童权益的反专制主义者长袜子皮皮,还是处理情感成长和死亡等更沉重问题的狮心兄弟。“尽管她的主张都隐藏在文字之中,所有人都知道她所拥护的观点。” Törnqvist 说。

在她漫长而多产的生命的晚期,林格伦的影响力已经非常大:记者们会给她打电话,询问她关于某个问题的意见,然后将其回答散播到各大报纸。她的观点会迅速为某个话题带来新闻价值。“他们在任何事情上都想获得她的观点 —— 从牙科护理到世界和平,” Törnqvist 表示,“她很少会自己选择话题。”

的确,她那么具有影响力,以至于在瑞典是否加入欧盟的问题上 —— 她是反对这项提议的 —— 那些亲欧盟的媒体特意不和她交谈。“他们知道,如果给她太多空间,她会影响这场讨论。” Törnqvist 说。

“皮皮是我们的榜样”

即便到了八九十岁,林格伦仍继续收到人们就各种问题寻求她支持而寄来的信件。一名因在斯德哥尔摩附近经营为朋克族开放的咖啡馆而受到关门威胁的无政府主义者便是其中之一。“请加入我们的战斗吧 —— 长袜子皮皮是我们的榜样。” 他在信中写道。

“人们并不把她当作一位老妇人,而这部分也成为了她的问题。因为他们对她提出的要求远远超出了一个几近失明和失聪的老人所能承受的范围。” Törnqvist 告诉我们。

林格伦留给瑞典的遗产不仅仅是她那些备受喜爱的图书,还有在她的影响下形成的态度以及制定的法律。

Suzanne Öhman-Sundén —— 一本在林格伦身后出版的关于其公众影响的著作的编辑之一 —— 总结道:“阿斯特丽德影响了日常生活中的瑞典人,” 她说,“她的所作所为结合了常识、坦率和温情,这一点让她显得与众不同。”

最新更新: 2016/01/18

David Wiles

David Wiles是一名住在瑞典南部于斯塔德的英国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