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电影

当代瑞典电影正涉足全新的类型。如果国际观众过去常期待可接受范围内的裸露、内省和童年反思,那么今天他们很可能会看到犯罪、僵尸和100岁还出走的人。

开始阅读

艾丽西娅·维坎德(Alicia Vikander)于《丹麦女孩》。图片:环球影业

瑞典电影

当代瑞典电影正涉足全新的类型。如果国际观众过去常期待可接受范围内的裸露、内省和童年反思,那么今天他们很可能会看到犯罪、僵尸和100岁还出走的人。

新的电影类型带来新的观众

电影类型的丰富使人们对瑞典电影的兴趣急剧上升,并逐渐将其从其他北欧国家的电影中独立出来。除了欧洲大陆和美国,韩国最近已经发展成为瑞典电影最重要的出口市场,在过去五年中韩国的大荧幕上映了16部瑞典电影(相比之下,荷兰放映了70部瑞典电影)。

最近最受欢迎的瑞典电影类型包括喜剧(《爬出窗户消失的100岁老人》)、记录片(《寻找小糖人》)、剧情片(《婚姻风暴》)、惊悚片(《被催眠的催眠师》)和动作片(《不义之财》)等。

奖项和电影节

重要的国际电影节助力了瑞典电影的展示。2016年,瑞典有9部影片在柏林电影节上展映(另外还有五部瑞典参与合拍的电影)。2016年戛纳电影节的十部提名短片中有两部是瑞典的。在2015年阿姆斯特丹国际纪录片电影节上,同时出现了10部瑞典电影,是为一个纪录。瑞典芬兰联合制作的《唐璜》获得了最佳长篇纪录片奖。

瑞典自己的电影奖项——金甲虫奖(Guldbagge)于1964年设立,共有19个类别。2016年最大的多重奖项得主是彼得·格伦德(Peter Grönlund)的《漂泊者》,获得了5项大奖,紧随其后的是马格努斯·冯·霍恩(Magnus von Horn)的《从此以后》,获得了包括“最佳影片”和“最佳导演”在内的三项大奖,以及和Beata Gårdeler的《共犯效应》。

瑞典电影中的性别平等

瑞典电影常常作为两性平等的榜样被提及。然而,在瑞典国内,人们认为仍有许多工作要做。自2013年以来,根据《瑞典电影协议》(the Swedish Film Agreement)(见下文)的规定,来自电影委员会的支持应在导演、编剧和制片人等关键职位上相对公平的分配给男性和女性。到目前为止,协议得到了遵守;不过,如果我们将以其他方式得到资助的电影也纳入考量范围,这个公平率却在下降。

2015年,两性平等程度显著提高。在该年度发行的故事长篇电影中, 36%是由女性导演的,比例达到历史最高。今年最成功的电影《圣诞快乐又疯狂》由海伦娜·贝格斯特(Helena Bergström)执导,再次证明女导演在商业上完全可以和男性一样成功。

新的资助

2017年,一项仍在制定中的、新的国家电影政策将取代瑞典电影协议。即将出台的政策将由国家、电影业、影院主和电视公司之间的一系列协议组成,确定如何分配和管理瑞典电影协会(Swedish Film Institute)提供的电影支持。

新政策的目标之一是让电影支持的申请能够更加“技术中立”,并尽量减少对电影发行的依赖。也许在将来会有更多的瑞典人跟随导演大卫·桑德伯格(David Sandberg)的脚步转向众筹。桑德伯格用他2015年的功夫喜剧片《功夫之怒》创造了一个众筹网站Kickstarter的众筹记录,从而在瑞典的资助体系中找到了一条出路。凭借近18000名众筹者贡献的63万美元众筹资金,桑德伯格制作了30分钟的电影,并在网上免费发行。

他可能没有想到的是,他和他的这部电影被收入了2015年戛纳电影节的导演周。不然这部影片在YouTube上的浏览量可能会达到2500万。《功夫之怒》获得了最佳短片奖。

走向网络

电影业正在走向网络,这不仅意味着通过网络募集资金,还包括发行和观看转向线上的趋势。在瑞典,所有被观看的电影中,49%是在线观看的(其中13%是非法的)。数字媒体的突破和众筹资金的可能,为更多类型电影的制作和传播创造了更多的机会。

大卫·桑德伯格并不是唯一一个向网络观众求助的人。许多瑞典YouTube用户在线生产包括搞笑、游戏、化妆和时尚类的内容,吸引着数百万的线上观众。

自2014年以来,瑞典为YouTube用户设立了“金管奖”(Guldtuben)并举办了颁奖仪式,为视频博主、游戏、动作以及喜剧类型的获奖者颁发现金奖励。对精通互联网的瑞典来说,家庭小屏幕和大银幕之间的界线已经变得模糊不清。

瑞典女演员Tehilla Blad在电影Beyond中的剧照

图片:Nordisk Film

导演的眼光

富有远见的视觉艺术巨擘英格玛·伯格曼(Ingmar Bergman)和享誉国际的拉瑟·哈尔斯特(Lasse Hallström)带领瑞典导演们尝试新的电影类型,并在此过程中留下独特的个人风格。总体趋势不太倾向于追求稳定一致和秩序感,而更倾向于表达和对权威的质疑。

2010年,《不义之财》的成功之后,丹尼尔·埃斯皮诺萨(Daniel Espinosa开始执导《安全之家》(2012年)和《44号孩子》(2015年)等国际合作的电影。2017年,由杰克·吉伦哈尔(Jake Gyllenhaal)和瑞安·雷诺兹(Ryan Reynolds)主演的科幻惊悚片《生活》(Life)上映。埃斯皮诺萨接下来将执导一个经典的瑞典故事——《大移民》,根据维尔赫姆·莫伯格(Vilhelm Moberg)的一部小说改编,讲述了19世纪一个家庭离开瑞典、移民美国的故事。

佩尼拉·奥古斯特Pernilla August是一名演员转行的导演。她1982年在伯格曼的《范妮和亚历山大》(Fanny och Alexander)中奉献了突破性的表演,后来又出演了两部《星球大战》(Star Wars)电影。2010年,她的导演处女作《爱,让悲伤跨越》(2010年)获得了评论界的赞誉和多个奖项,其中包括在威尼斯电影节(Venice Film Festival)的两个奖项和汉堡电影节(Filmfest Hamburg)的一个奖项。在2014年执导了一部丹麦电视连续剧后,奥古斯特又重归故事片电影,导演了由迈克尔·尼奎斯特(Michael Nyqvist)主演的《严肃游戏》。该片改编自Hjalmar Söderberg的经典瑞典爱情故事。同时,奥古斯特还在作为一个演员活跃着。

鲁本·奥斯特伦德(Ruben Östlund)可能是瑞典目前最受认可和好评的导演。他在2004年发行了故事片处女作,之后又导演了两部获奖的短片。在2011年,他执导的电影《Play》获得北欧理事会电影奖(Nordic Council Film Prize)、东京电影节(Tokyo Film Festival)最佳导演奖,以及戛纳电影节Coup de Coeur奖。《游客》(2014)荣获2014年戛纳电影节的联合国特别关注评审奖。2017年,他的《方形》赢得了戛纳的金棕榈奖。这部电影略带乌托邦色彩,隐晦地讨论了共有责任的问题。电影由多米尼克·韦斯特(Dominic West)和伊丽莎白·莫斯(Elisabeth Moss)主演。他的电影经常严肃和幽默和谐共融。

汉内斯·赫尔姆(Hannes Holm在喜剧方面有坚实的基础,但也可以毫无障碍地在不同电影类型之前切换。他最受欢迎的影片涉及剧情片和家庭片。最近的喜剧片《一个叫欧维的男人决定去死》(2015年)收获了极大的票房成功——接近170万个电影观众走进影院观赏了这部电影,使它成为瑞典历史上最卖座的电影之一。接下来,霍尔姆将执导一部关于瑞典歌手Ted Gärdestad的传记片,这位歌手在20世纪70年代成名,但1993年就结束了悲剧的一生。

丽莎·阿斯坎(Lisa Aschan在2011年执导了她的第一部故事片。《猴女》讲述了两个互相竞争的少女故事,荣获瑞典电影大奖以及纽约翠贝卡电影节(Tribeca Film Festival))最佳叙事长片奖和柏林电影节的水晶熊奖。她之后的影片《白色之人》(2015)描述了人们在一个类似监狱的环境中等待被驱逐出境的故事,该片获得了金甲虫奖五项提名。

罗伊·安德森(Roy Andersson )于1970年凭借一部关于青少年恋爱的《瑞典爱情故事》而成名,但此后1975年的《羁旅情愫》却饱受批评。而直到2000年,完美主义的安德森才完成他的第三部影片《二楼传来的歌声》,取得重大成功。《你还活着》(2007年)和《寒枝雀静》(2014年)也采用了同样的主题和影像语言。《寒枝雀静》更是赢得了包括2014年威尼斯电影节金狮奖在内的一系列奖项。

埃拉·列姆哈根(Ella Lemhagen的许多电影都以年轻观众为目标,比如《穿金裤子的男孩》(2014年)。她执导的作品亦获得了不少国际奖项,其中《王冠上的宝石》(2011年)和《查斯基、母亲和警察》(1999年)为她捧回两座柏林电影节水晶熊奖。2015年,她的第一部非瑞典电影问世——《条条大路通罗马》,这是一部由莎拉·杰西卡·帕克主演的浪漫喜剧。

2016年,艾丽西娅·维坎德凭借《丹麦女孩》获得奥斯卡最佳女配角奖

2016年,艾丽西娅·维坎德凭借《丹麦女孩》获得奥斯卡最佳女配角奖

获奖的瑞典电影

艾丽西娅·维坎德(Alicia Vikander)在2016年奥斯卡颁奖典礼上,凭借《丹麦女孩》中的表现获得最佳女配角奖。1975年,英格丽·褒曼(Ingrid Bergman)凭借《东方快车谋杀案》在奥斯卡获得她的第三座最佳女配角奖,自此之后,艾丽西娅·维坎德是第一位获得该奖项的瑞典女演员。英格丽·褒曼的前两届奥斯卡最佳女主角奖分别凭借1945年的《煤气灯下》和1957年的《真假公主》获得。

英格玛·伯格曼只获得了一项个人学院奖,即1970年的Irving G. Thalberg纪念奖,而他的三部电影则获得了最佳外语片奖,包括1961年的《处女泉》、1962年的《犹在镜中》以及1984年的《芬妮与亚历山大》——该片也在奥斯卡获得六项提名,并最终捧回四项大奖。

其他获得奥斯卡的瑞典人

获得奥斯卡奖的瑞典人/瑞典裔还包括:

阿恩·科什多夫(Arne Sucksdorff):1949年,最佳短片,《城市交响曲》

奥尔·诺德马尔(Olle Nordemar):1951年,最佳纪录片,《孤筏重洋》

格雷塔·加尔博(Greta Garbo):1955年,奥斯卡奖荣誉奖

斯文·尼夫基斯特(Sven Nykvist):1974年,最佳摄影奖,《呼喊与细语》。以及1984年,《芬妮与亚历山大》

安娜·艾思普(Anna Asp)和苏珊娜·林格海姆(Susanne Lingheim):1984年,最佳艺术指导《芬妮与亚历山大》

马利克·本德杰鲁(Malik Bendjelloul):2013年,最佳纪录片,《寻找小糖人》

在2013年的奥斯卡颁奖典礼上,保罗·奥托森(Paul Ottosson)和珀·霍尔伯格(Per Hallberg)凭借《猎杀本·拉登》分享了最佳声音剪辑奖。事实上两位都曾经获得过奥斯卡奖:奥托森凭借2010年的《拆弹部队》获得过最佳声音剪辑以及最佳音响效果奖,霍尔伯格凭借1996年的《勇敢的心》以及2008年的《谍影重重3》获得过最佳声音剪辑奖。

参考链接:

最新更新: 2018/01/31

Swede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