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瑞典语的挑战

大多数瑞典人都会讲英语 —— 对于第一次来斯德哥尔摩的人来说,这当然是一件好事。不过,这也使学习瑞典语多少有点更不容易了,前外派人员 Charlotte West 这么认为。

开始阅读

图片:Johnér

学习瑞典语的挑战

大多数瑞典人都会讲英语 —— 对于第一次来斯德哥尔摩的人来说,这当然是一件好事。不过,这也使学习瑞典语多少有点更不容易了,前外派人员 Charlotte West 这么认为。

初来乍到

我 2002 年 8 月来到瑞典,备有一本《普里斯马的删节版英瑞-瑞英词典》(Prisma’s Abridged English-Swedish and Swedish-English Dictionary)以及此前在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学习的八周瑞典语强化课。四年后,那本被翻得已卷起了角的词典的空白处涂满了语法注释,而我则差不多成为了一位流利的瑞典语达人。

学习瑞典语的过程并不是一帆风顺的。有一次,我问我的理发师是否有时间为我的头发加一些 “flingor” 。结果发现,我应该用的单词其实是 “slingor” ,意思是“亮点”。相反,我却错误地要求她把“早餐麦片”放进我的头发里。

每日一(瑞典语)词

我的瑞典语口语之所以能取得进步,其中一个很大原因在于,我很快就结识了一些愿意帮助我练习口语的瑞典朋友。我们用的一种技巧是按照钉在厨房碗柜上的一张词汇表来学习每日一(瑞典语)词。

几个月前,我在整理一些旧报纸的时候又看到了这张词汇表。让我觉得开心的不仅是我的瑞典语有了长足的进步,它还记录了当初我和朋友们在合租公寓的餐桌旁所发生的那些交谈。这张列表曾帮助我学习有用的瑞典语词汇,包括 “portkod” (门禁密码)、 “osthyvel” (奶酪切片刀)和 “benvärmare” (护腿)。

局内人的视角

作为一位在瑞典生活的外国人,你很少会碰到必须讲瑞典语才能被人理解的情况。

“作为非母语民族,瑞典人的英语流利程度是最高的,尤其在口语方面。”我在斯德哥尔摩工作时的前英国同事布莱恩•莫西说,“作为一名语言学家,我将英语定义为他们的第二语言,而不是外语。”

尽管瑞典人的英语很流利,学习瑞典语依然是我在阿兰达机场走下飞机的那一刻就定下的目标之一。讲东道国的语言是作为一个永远的局外人和感到宾至如归这两种状态之间的区别。这样,在餐馆点咖啡的时候,收银员不会再听到我的美国口音就自动切换成英语了;而且,我的生活环境也变得容易理解了。

作为文化洞察力的语言学习

“在语言学习中,有一个自动化的过程。”莫西说,“当我们开始学习一门新的语言时,我们必须主动思考自己在说什么。渐渐地,我们达到一定的流利程度,不再需要那么费劲 —— 这也许会加强‘更加宾至如归’的感知。”

“我知道,很多讲英语的人在瑞典生活了很长时间都没有学瑞典语,你当然也可以像他们那样。但学习语言的过程可以让你从内部去体验这种文化。”

有趣的瑞典语轶事

会讲瑞典语为我打开了个人生活和职业生涯的多扇门。就个人而言,学习一门外语(以及学习过程中犯过的错误)有助于和很多人相处。结识新朋友 —— 无论是瑞典人还是外国人的时候,总可以用这个话题来打破僵局。

这方面的轶事是无穷无尽的······而且往往非常有趣。我记得有一位瑞典室友曾对我和我的英国朋友说,他在拉普兰的兄弟做 “blanket”(英语里“毯子”的意思)。我们都把他的兄弟想象成制作棉被的手工艺人。可是这个室友随后却解释道,他的兄弟就职于一家 IT 公司,而不是受雇于床上用品制造商。我们这才发现,瑞典语里的 “blankett” 指的是“应用程序”。他的兄弟做的其实是在线调查问卷。

学习外语也是一种很好的职场策略。我后来开始从事将瑞典语文本翻译成英语的项目,而且,作为一名自由撰稿人,会讲瑞典语使我能够用受访者自己的措辞来进行采访。

然而,我从未达到完美的境界。我认为,从生理构造上看,我的嘴唇不可能做出正确的形状准确地发出瑞典语中数字 “7” 的读音:“sju”。这个单词听起来很像英文里的 “shoe” (鞋子),但又不完全一样。如果哪天我真的发对了,一定告诉你们。

最新更新: 2016/06/17

Charlotte West

Charlotte West 2002-2009年在斯德哥尔摩做编辑和自由撰稿人。她现在住在美国西海岸的西雅图。